这里只有七户人家,却是无数人心中的桃花源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7-12-04 03:44

一年将尽,每天早起都被封印在被窝里无法挣脱。如果这时有人问悦悦,是否愿意逃离现实生活,躲到一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?我八成会疯狂地点头。

你是否也一样,总有那么几天,厌倦匆忙,想要放缓脚步,想要逃离这个奔波不停的世界?

抛却这日复一日的生活,寻一处与世隔绝的地方,只闻花香,不谈悲喜,喝茶读书,不争朝夕。哪怕,只是短短几天也好。

觅得一桃源

×

让时间静止

不过这世上真的有世外桃源的存在吗?可以让我们与世无争,无忧无虑,只管过随心自在的生活。

悦悦也曾怀疑过,直到遇见奇乾才相信,原来这世上真的有人在过着这样的生活。

奇乾位于呼伦贝尔的额尔古纳河畔,大兴安岭原始森林腹地,三面环山,一面临水,这里森林密布,水草丰美。

在老一辈奇乾人口里,她叫乌启洛夫,曾是蒙古族先祖休养生息的地方。

她是中国最小的村庄,因为搬迁,这里至今只留有7户人家。

她没有网络和信号,每天17-23点限时供电,即便个别人家通了电和网络,可用的还是发电机。

但正因为如此,我们才可以抛弃城市里那些繁重的压力,在这喧嚣之外的奇乾,过几天「偷得浮生半生闲」的生活。

这是一个很多地图上都没有标注的地方,知道她的人很少,见过她的人更少,是真的与世隔绝,却美成了世外桃源的样子。

她在内蒙古与俄罗斯的边界,村子旁是驻军的军营,夜晚常能听到驻防部队的歌声响彻村中。

隔河相望,河对岸就是俄罗斯的大片森林,隐约间,仿佛还能看到俄罗斯的小村庄。

木质的房屋,木质的栅栏,木质的家居,木刻楞在夕阳映照下淳朴自然,好像城市化进程从未到达过这里。

额尔古纳河在村旁流淌,草原无边,村庄静谧,牛羊安详散步,桦木垛子高高地砌在屋后,散发树木清香。

和室韦、恩和这些俄罗斯民族乡一样,这里的村民,大多有着俄罗斯血统,却也说着一口纯正的东北话。

这里的风景,是需要生命的沉淀来慢慢欣赏的,放下那些芜杂的烦扰,只是聆听那潺潺的水声,浅浅的鸟鸣。

在黎明时分朝晨雾间升起的太阳招手,在午后的走在乡间小路上,在夜晚的草地上对话天上的北斗七星。

在这里,你可以漫步额尔古纳河畔,眺望河对面不过百米外的俄罗斯,看葱郁森林中显眼的边哨所红屋顶。

又或者,推开吱吱呀呀的木栅栏,去邂逅一栋栋沧桑古朴的小木屋,去探访桃花源里最后的几户人家,听他们讲简单而有快乐的故事。

这里离现代生活很远,却也离生活本真很近,纯真美妙。她没有太多世俗禁锢,却是人间少有的温暖烟火。

有人说,一生最少要去三次呼伦贝尔。盛夏,打马过草场,尽享无边的绿色;初秋,橙黄橘绿,寻找斑斓的秋日童话;寒冬,去看雾凇、雪林,草原银装素裹。

而身处呼伦贝尔僻壤的奇乾,更是将四季的景色描绘到极致。

当一年当中的第一缕春风拂过奇乾,家家户户的院子里的栽种的花都开了。

逗逗狗,浇浇花,把开得最好的那一束摘下来插进屋里的瓶子里,好像摘下最好的春光。

夏天是草原最葳蕤的时节,骑上壮硕的马驹,打马驰骋在奇乾旷远平坦的土地上,除了马蹄声,只有极致的宁静。

而秋天的奇乾,简直美若俄罗斯油画。天蓝的纯粹,草昏黄得浓厚,木屋原始而古朴,随手一拍都是大片的风光。

无论是额尔古纳河畔浸染了秋色的林海,木屋前垒起的个个草垛,还是那夕阳下如画般的木刻楞,都足以惊爆无数摄影师的镜头。

有人说,为了清晨额尔古纳河升腾的雾气,也要去奇乾,因为它把整个奇乾变成了梦幻的世界。

冬日的早晨,晨雾笼罩着村庄,伴着炊烟、霜,它不是天堂胜似天堂。

但它真正静谧的时候是一场大雪后,厚重纷扬的雪把天地万物覆盖住,奇乾的时间好像停止在了此刻。

也许有人说这样的生活太孤寂了,但也有人对此甘之如饴,世外桃源不就该是这个样子吗?

在这与世隔绝的境地,享受着与大自然最纯粹的互动,在走过林海后,只愿穿林而过的风将最美的风景留在脑海里,已是足够。

在这儿,常常会有突然的感动,为清晨初升的朝阳,为黄昏归圈的牛羊,为淳朴善良的村民们以及这可爱的村庄。

而我们向往这样的世外桃源,不是想逃离,而是为了更好地出发。

若人生只如初见,我愿能守候一片桃源,遇见时光,遇见奇乾。

来源:旅悦悦

- END -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